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攻略对象都在一个班

章节目录 第四章你那里怎么肿了啊?

    “你怎么住这儿啊?”到了周牧洵家门口,妙妙觉得不可置信。她说怎么这条路越来越熟悉呢!

    “怎么听你的语气我住这儿是个错误?”

    妙妙连连摆手,“不是不是,只是觉得太巧了,我怎么从来没遇见过你啊?我就住你隔壁的隔壁那栋。”

    也就是说他们其实就隔了一栋房子。

    听了妙妙的话周牧洵也很意外,“大概是我早上走的早,周末不出门。”

    “今天周六,你出门了。”

    “出门也很早可以吗?”

    整栋房子都是黑的,没有一盏灯的光亮,周牧洵才放心的把秦妙妙往里带。

    把她放在客房,周牧洵也不是很放心。想来想去只好带到自己的房间里去。

    “你房间也太黑了吧。”真是哪哪儿都黑,妙妙四处参观着他的房间,推开浴室的门,真是绝了,浴室都是黑的。“你这个人感觉很y暗啊”一脸的嫌弃,“你的童年是不是很不快乐啊?”不然怎么能喜欢在这么暗沉的房间里。

    没有回应。

    “我问你话呢!”生气的扭过头,却看见周牧洵正在脱衣服!

    “你g嘛呢”少nv你的语气里不该透露着兴奋啊!

    随手将上衣扔在一边,“正常nv孩儿现在应该惊慌的转过身去。”而不是直gg的盯着我的身t。周牧洵赶走堵在浴室门口的妙妙,“我去洗澡你自己在外面待一会儿。”

    无聊的秦妙妙彭的一下倒在床上,我该怎么才能自然的在周牧洵面前脱掉衣服哇。

    真是愁人。要是有酒就好了我还能喝两口壮壮胆,强行脱掉。

    试着在房间里找了一下,还真让妙妙找到两瓶啤酒。

    “我洗完了你……”周牧洵停下擦头发的手,“你在g嘛?”

    秦妙妙背对着他站在床上,“腾”的转过身,“你喜欢看芭蕾舞吗?我会跳噢”也不等他的回答,妙妙就自顾自的跳起来,没两步又停下。

    “老师说不能穿牛仔k跳舞,会受伤的!”自然而然的开始扒自己的k子,眼看着秦妙妙甩掉了牛仔k,又准备脱掉上衣,周牧洵才回过神,“诶你别脱衣服啊!”凑近了去制止她,闻到一gu的酒味儿,“你是不是喝酒了?”回头,果然看见桌子上有两个动过的酒瓶。

    在周牧洵的询问和回头间秦妙妙已经顺利的脱掉了上衣,粉se的小内k已经褪到了膝盖处。

    “内k不用脱,老师只说不准穿牛仔k。”秦妙妙果然停下,也只停了一秒,“可是我好热啊”一下就扯掉了内k。

    周牧洵再早熟,冷漠,也是一个血气方刚有yuwang有需求的男孩儿。眼前的少nv坐在他黑se的大床上,她白得发光的身t越发引人注目。发育过于好的x部,由于挣扎,一个浑圆不小心挣脱出来,粉粉nengneng的rujiang像春天的花儿一样,引人入胜,随着少nv的呼x1起伏仿佛在邀请男人的采撷。再往下纤细的腰,再往下……

    不能再往下了!

    周牧洵猛地起身,背过去,“秦妙妙,你去洗澡。”

    而身后很久都没有听见有什么动静,正yuy着头皮转过身,看看秦妙妙的情况,后背传来一阵柔软!

    她她她,她贴上来抱住了他!

    “你不想看我跳舞了吗?”

    “……不想,你去洗澡。”nv孩的身t柔软的不可思议,仅仅是后背的接触就足够让他惊叹。x前的那两处更是在他的后背上随着少nv的扭动不住的摩擦着他,他甚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发y的凸起,她已经脱掉了内衣!只要他转过头就能看见不着寸缕的她……全身的血ye似乎都在狂奔,飞快的流动涌入胯下的那一根,小小周已经撑住了k子想要暴露在空气中一展威风!

    “我要你抱我去嘛”

    “自己去。”握紧了拳头,周牧洵咬牙摆脱开秦妙妙,快步走至书桌前,随手拿起一本书就开始看起来。

    秦妙妙并没有注意到他k子底下的异样。所以在心里已经在骂娘了。难道我不x1引人吗?我真的还不如一本书吗?这周牧洵怎么回事,如花似玉的少nv脱光了都不肯看一眼。

    是的秦妙妙并没有醉,一点也没有。为了让他闻到酒味儿,她撒了好些啤酒在身上。她的意识很清醒,同时也很生气。

    气呼呼的去了浴室。在浴室里越想越生气,洗完之后发现没有衣服穿也很生气。

    快速的思考了一下,也不把身上的水珠擦g净,就这样打开浴室的门,装作醉意朦胧的样子,“周哥哥,我没有衣服穿呀”

    周牧洵应声扭过头,在看见秦妙妙的一瞬间,好不容易有些冷静下来的roubang一下子就又sisi地抵住了k子。

    “叮!任务完成,获得礼包一份噢”

    任务完成了,此时的局面可还没有结束。

    很快,周牧洵又扭过了头不再看她。

    “我去给你找,你先去被子里。”

    任务完成了秦妙妙现在就变得配合了许多,噔噔噔跑过去钻进被子里裹住自己。

    “你就穿这个。”应该是他的衬衣,特别长正好当裙子穿。

    “我要你给我穿~”清澈的杏眼能够映出他的身,喝醉后的她一副纯真无邪的样子。直gg的盯着他,鬼使神差,他说:“好,我给你穿。”

    左臂穿进了袖子里,周牧洵环住她把衬衣的右边拉起来拢住她的肩膀,x膛不可避免的贴上了她的shangru,分开时她的x很有弹x的抖了抖。右手臂也穿进了袖子里,现在要扣扣子了。

    第一颗好说,第二颗扣子正对着她的jur,周牧洵紧张的根本扣不上,越是紧张越是扣不上。一不小心就会碰到nv孩的柔软,离开她的x的那一刻,周牧洵居然会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秦妙妙也很不好受啊。好像自从g引了蒋现之后羞耻什么的都丢在了一边,现在自己满脑子se情思想,周牧洵的手偶尔不小心碰到她的x,让她心痒难耐,她现在就想扑倒周牧洵让他对自己这样又那样。

    两人的呼x1都有些重。

    好像秦妙妙的更重一些诶*罒罒*

    秦妙妙一直都是一个想做什么就会直接去做的nv孩儿,不管后果,先做了再说。她不信就这样了,周牧洵还是不为所动,除非他有问题。

    秦妙妙一把抓住他的yuwang,那里果然已经直挺挺的。隔着k子似乎都能感受到它的热意。

    “诶你这里怎么肿了啊。”就算是这样醉酒还是要接着装的。一边说一边还r0u了起来,周牧洵哪里收到过这样的刺激,当即roubang就又大了一圈。

    “怎么肿的越来越厉害啊!”妙妙好像很惊奇的样子。(其实并不身为老司机在小h片里男人的j1j1不知道已经看过多少嘻嘻)

    周牧洵呼x1一滞,但还是捏住妙妙的手,让她别再乱m0,“我……”

    一阵动听的轻音乐传来,是周牧洵的电话。就在床头柜。

    “喂……嗯……我知道了。”是他的母亲,打电话告诉他,她和他爸突然要出差,可能要一个月不回家,让他照顾好自己。

    今天家里不会有人。

    做什么都可以。

    刚才强压下去的yuwang又升腾而起。

    挂掉电话,周牧洵沉默了很久。

    是她要来我家的,明明知道自己那么g引人而他又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所以,只要不做到最后一步,应该没关系吧……

    可是,她现在不清醒,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醒过来以后可能会后悔,可能会厌恶他,平时自己一副清心寡yu的样子也许迷惑了她,让她觉得自己没那么危险……

    “你这里还肿着诶真的没关系吗?”秦妙妙指着他的roubang,犹豫着开口。

    一瞬间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他现在只想让她帮他“消肿”。

    【求收藏求珍珠啊每天两颗免费的珍珠啊!!我一定不会坑的请放心入吧小可ai们!我好像每天都更的b较晚诶哈哈哈现在还没有存稿但是在努力的有当中~喜欢什么play都可以告诉我的啊嘻嘻哈哈哈哈哈】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