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魔寄情

章节目录 第三章尧镇

    想到玉面上仙,白行轩略一思忖,也觉得自己留下没有多大的作用,只是……

    “如果徒留师父在此,怎么对得起渊派,怎么对得起师父教我的师门大义?就算si,我作为大弟子,也应该守着九重山……”白行轩突然握紧了拳头,眼睛发红,声音洪亮。

    就在他们争执不下之时,屋外来人的声音响起:“诸位要逃的话还请快些,不然便一块做魔物的腹中餐!”

    只见祁雎衍推门而入,他脸上虽保持着往日的平静,却又多了一份冷意。

    “是你!”木灵心一直在心里怀疑着这个来路不明的来客,最快做出反应。

    柳一笠也是一愣:“祁公子也知魔物将至?”

    “在下对这气息分外敏感,所以——”祁雎衍毫不客气地坐下,拿起一个g净的茶杯,为自己倒了杯茶,“足以分辨正气或邪气,这九重山上灵气近年来越发厚重,才招惹来了这群饥肠辘辘的魔道之物,”说着,他微微一笑,仿佛一点也不把这些事情放在眼里。

    木灵心注视着他:“那祁公子看来,我们该怎么做?”

    “恕在下直言,以你们的功力,要对付十只魔物以内还能勉强,但眼下在上山的那十几个炼魔人带了接近二十只魔物,不如暂且到竹息城去,那里修道者往来众多,能人异士也不少,炼魔人应当不敢轻易靠近。”说着,祁雎衍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白行轩低头沉思,想起师父闭关前交代自己要保护好九重山,却终是只能放任他们上山,眼下只能以师弟师妹的安全为第一,再考虑其他了。

    “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出发到竹息城一避。”白行轩朝他抱了抱拳,便命令师弟师妹跟随吩咐行事。

    他们本想选择从后山密道走,但那里除了师父从未有人去过,若是一不小心迷了路,就会如渊派创始人键下此路时所说——困其一生,永远出不来了!

    “小师妹怎么昏过去了?”柳一笠看到木灵心抱在怀里的昏睡过去了的千绾念,十分诧异。

    木灵心只好向他匆忙解释,是去到她的房间才发现她晕倒了,怎么也叫不醒,只好替她随意收拾了行囊,再抱上她就走。而柳一笠也明白现在已来不及多加探讨此事,一行人由白行轩带头,急匆匆地带好东西往北边下山……

    转眼,已是九重山结界被魔物破除后的第三天,往那竹息城的北面而行布落着好几个个小镇,其中一个叫尧镇,是前往百家仙家中最有名的连沙门的必经之处。在其西南处布有一处雅致的深红木房,其内的浅se布帘缠绕于房梁之上,而布置却又与平常人家相似。只是一gu奇特的味道一直环绕于房内,挥散不去,直到千绾念悠然转醒,从那身下柔软的软塌上爬起,因为刚睡醒,坐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不是九重山上的家。

    她疑惑地走出房间,想找熟悉的面孔解答自己的疑惑,然而待她走出屏风,下到楼下,却只看到一道有些熟悉的白se背影,正坐在不远处的小木桌边,桌上摆着几道菜和一个茶杯,装着了她自小ai喝的芥麦茶。

    “来用膳吧。”她刚想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便已经先开了口,转身瞧了她一眼。

    只见那熟悉的面孔,配上他身上那件浅蓝se的衣袍,袖口上那jing心缝制的云画,简单而大气,衬得他的气质顿时更非同一般人可b,而那双向来冰冷的眼睛里,也似乎头一次对她有了暖意。

    他为何看起来与在九重山时,判若两人?仅仅是因为衣服的不同吗?

    千绾念和他在山上相处了快一个月,知道因他原本的衣服已经被在山下追赶他的魔物给抓破了,一直穿着师兄他们的日常服,也是他们平日的练功服,这会儿见到他的新打扮,一时也看呆了,愣了一会才道:“衍哥哥,我们这是在哪里呀?师兄师姐他们呢?”她从未下过山,以前住的都是连天连地的也是头一次住这种几面墙包围起来的小院子,一肚子的疑惑要他解答。

    祁雎衍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来,说:“你吃吧,我慢慢跟你说。”

    因为千绾念心x实在简单,看到好吃的就很高兴,笑眯眯地吃起来,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祁雎衍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她有些愣住了,拍了拍他的手臂,脸还鼓鼓的:“你也吃呀!”

    祁雎衍没应她这句话,移开了目光:“我现在告诉你好了,你的同门为诛杀那上山的魔物,将你暂时托付于我,自己去向南方求援了。”

    千绾念一听他这么说,震惊得没有任何胃口了,反应过来以后,大声地问:“衍哥哥,什么魔物呀?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祁雎衍似乎喜欢看她的反应,嘴角悄悄弯起,说:“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你同门敌不过,只能逃跑,还不能带上你……”

    “呜呜——”令他没想到的是,千绾念听着听着,捂着脸哭了起来:“师兄怎么会丢下我,师姐也……师,师父还在闭关呢!”

    祁雎衍听她ch0uch0u搭搭地边抹泪,不耐烦地起身,冷淡地说:“你修为尚浅,他们带你去又有什么用!要一边照看你,又要一路奔波,你也舍得连累他们?”

    少nv本还沉浸在自己伤心的情绪里,被重话噎住,止了眼泪。掐了掐自己大腿,算是泄气。

    这几天,她都乖乖地跟着他呆在这个叫做尧镇的地方,有修仙人经由此地,听祁雎衍身边突然出现的一个男子说,他们是要一路北上的,等到魔物离开了良卿山,她才能回去,是为了保证她的安全。

    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据说是祁雎衍的家仆,青水。他总是一身黑衣,容貌虽然平凡,却透着一gu容易亲近的气质,回答了千绾念很多问题,也常常带她到镇上吃喝玩乐,让她更喜欢和这个平易近人的大哥哥在一起了。

    “衍哥哥这几日常常休息在屋内,可我见他,脸se怎么还是苍白不改?”少nv坐在一间她这几日常来的茶楼里,百无聊赖地问正在倒茶的青水。

    青水停了动作,看她那双清澈的大眼睛里满是疑惑,稍作思考,想起了主子对自己的交代,便点头答道:“是啊,伤势并不算重,他身为祁家大宗主的长孙,此次是被人暗算了才落此境地。”说着,他有意将头低下,不复平日里的平易近人,看上去倒是挺难过,看得千绾念也有些难过。

    她善解人意,连忙安慰道:“青水哥哥,虽然衍哥哥很可怜,但我相信他一定会好起来的,就算找不到神医,那就回九重山,等我的师父出关,凭我师父的医术,也定能医好他!”说着,她笑起来,任谁看了,都会觉得那笑容非常温暖。

    这一幕,她并不知道,被正在对楼上的人纳入眼中,她看起来那么关怀,满怀希望,都只有纯粹的好意……而他的冷冽依然如常,只不过垂下了眼眸,不愿再多看她一眼,避开她的笑。

    过了不久,来向祁雎衍报告的青水,没了方才的半点温存,只有判若两人的冷漠:“依属下之见,以她现在的修为,怕是还不能化原形。”

    祁雎衍此时正坐在那座全镇最高的钟楼里擦着他的剑,这把佩剑“无年”这么多天以来一直没怎么用,布了不少尘,却也是时候要派上用场了。

    ?
Back to Top
TOP